• <code id="2ted0"><menu id="2ted0"><sub id="2ted0"></sub></menu></code>
    1. <th id="2ted0"></th>
      1. <object id="2ted0"><video id="2ted0"></video></object>
        <nav id="2ted0"><sup id="2ted0"></sup></nav>

        <code id="2ted0"></code>

        首頁 > 焦點

        直銷曝料QQ:1076580033,1176580033 本站原創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社交電商受寵 巨大市場體量吸引資本入場

        證券日報 2020/4/28 字體大小:

        道道網訊 “感謝各位合伙人,很開心上個月的一個決定,讓我在40天內沖上合伙人,在群里跟優秀的團長們碰面。”這是某微信群里一個群成員的發言。
          這個群里的人都在做著一些共同的事:或建立新的群,或通過朋友圈,發各種商品的優惠信息,讓更多的人在所推廣的社交電商上購買商品。
          當然,他們發這種鏈接是有回報的:如果有人通過鏈接購買商品,那么,他們就能得到不同額度的傭金,可能是幾分錢,也有可能是幾元錢甚至幾十元錢。同時,消費者也能得到一定數額的返現。


          背后有資本身影
          社交電商平臺購物返利,是近幾年興起的一種模式。天眼查提供給《證券日報》記者的數據顯示,截至記者發稿,國內有超過2300家企業的產品中包含“返利”兩字。
          近年來,隨著新零售業態不斷發展演變,社交電商成了創投市場的寵兒。銷售增長數據搶眼的同時,吸引了資本的布局。
          比如,某社交電商最近稱,于去年12月完成了數千萬元A輪融資。另外,去年早些時候,其還先后完成了天使輪融資、PreA融資。也就是說,僅半年多的時間里,該社交電商就完成了3輪融資。
          通過進一步查證后,記者注意到,去年12月份的A輪融資,由金沙江創投和StarVC聯合投資。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完成此次融資后,正式進入該社交電商董事會。
          值得關注的是,朱嘯虎4月22日在中國首屆投融資云峰會上表示,很多行業在疫情期間是受益的,做社交電商、生鮮電商、游戲、企業服務的在過去的一個季度里面都獲得非常好的發展。并表示,中國互聯網+促千行百業轉型升級,互聯網+醫療、互聯網+教育、互聯網+制造等還有很多的機會。
          除了上述社交電商,記者從金沙江創投了解到,朱嘯虎投資的項目還包括滴滴出行、餓了么、上海大智慧等。
          川財證券研究所所長陳靂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社交電商一直是線上比較火的一個品種,尤其是網紅帶貨模式是現在市場的大熱點。現在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使得線上經濟非常火,利潤情況比較好。
          “投資最終目的是逐利的,所以‘火’也屬于正常,但是風險相對而言也較大,創投一般能夠承受。”陳靂說。
          聯儲證券溫州營業部總經理胡曉輝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疫情過后,有很多的行業商業模式都會發生變化。短期來看,數據顯示商業線上化趨勢十分明顯,社交電商作為線上模式之一,創投看好應該是順應市場潮流。而最近十分火爆的粉絲經濟,助推了這個趨勢。
          “這一商業業態,在5G全面商用后,將會更加明顯,屬于朝陽行業。”胡曉輝說。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資界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社交電商近幾年發展迅速,是一片新藍海,其所擁有的巨大的市場體量能吸引資本入場,并不意外。
          《中國社交電商行業發展報告》公布的數據顯示,我國社交電商市場規模將在2020年突破萬億級別。


          購物層級返傭與傳銷有本質區別
          社交電商在受到創投青睞同時,也受到一些“想掙大錢者”的歡迎,尤其是那些能夠返利的社交電商。而他們掙錢的方式,就是拿傭金。
          根據《證券日報》記者得到的某社交電商的“傭金詳解模式”,歸納為一句話,就是“每個級別收益百分比差距很大,等級越高,收入越多”。
          柳銘(化名)已經做了幾個月推廣,目前等級為“團長”。從他發給記者的截圖來看,有一個擁有1萬多個粉絲的“高級團長”,2月份的確認收貨的訂單收入超過了2.5萬元,而當天,這位“高級團長”的收入超過了2000元。
          在另一個社交電商上做類似推廣的曉琳(化名),發給記者一張聊天截圖。截圖顯示,有人發消息稱:“今天我們批發了四個合伙人,一個月五萬(元)已經穩了。下一個目標:月入十萬(元)。”
          對于如何推廣以拿到更多的傭金,亦有專門的“導師”進行培訓。4月22日,記者被拉進一個群。當天晚上7點,一節所謂的“大咖精品課”開講。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里,“授課講師”現身說法,就如何利用平臺優勢來賣貨賺錢進行講解,并給出了具體建議。而這種安排“講師”現身說法“講課”,也是“導師們”最常用的一種方式。
          那么,能讓“團長們”每月掙數萬元,拿傭金到“手軟”的錢來自哪里?是否會是拿著投資人的錢,“燒錢”補貼給推廣者和消費者?柳銘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據自己了解,資金主要來自商家的廣告費或者推廣費,然后平臺返給通過社交電商平臺下單的消費者和推廣者。“我在推廣的這個(社交電商)APP,與國內一家知名的電商平臺上80%的商家有合作。”
          至于是哪些商家愿意花錢來推廣,柳銘說,一般都是一些沒什么名氣、排名比較靠后的店鋪,這些商家希望拿出一定的推廣費,將排名沖上去,讓品牌知名度提高。
          記者試圖尋找相關平臺的運營者的電話以了解相關情況,但不管是商務合作還是投訴建議,留的聯系方式均為郵箱。
          這種層級返傭的模式,是否涉嫌違規?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人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稱,不屬于犯罪的傳銷模式,但是在打法律的“擦邊球”。
          上述法律人士進一步解釋,在司法實踐中對傳銷的定性,最重要的就是對層級性計酬的定性。雖然這些平臺的相關傭金和計酬是層級性的傳遞,但其主要業績來源,都是來自于其會員購買商品后產生的傭金,因此可以判定其是以銷售商品為主要目的,以銷售商品的業績為計酬依據。“因此它不是犯罪的傳銷模式。”
          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錢媛律師亦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她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購物層級返傭模式并不同于傳銷,雖然其在發展模式上跟傳銷非常像。
          “從目前購物層級返傭的模式來看,雖然層數達到三級以上,但其核心是以銷售業績計酬,且以銷售真實的商品或服務為目的,所以跟傳銷有本質區別。”錢媛說。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此前,有一家社交電商涉嫌構成傳銷違法行為,被相關部門依法累計罰沒7456萬元。

        【責編:綠野】


        免責聲明:如有侵犯版權,請及時聯系處理。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網友評論0 條評論

        • 今日熱點
        • 本周熱點
        乐众彩票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