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2ted0"><menu id="2ted0"><sub id="2ted0"></sub></menu></code>
    1. <th id="2ted0"></th>
      1. <object id="2ted0"><video id="2ted0"></video></object>
        <nav id="2ted0"><sup id="2ted0"></sup></nav>

        <code id="2ted0"></code>

        首頁 > 專題

        直銷曝料QQ:1076580033,1176580033 本站原創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年終盤點|2019,傳銷七宗“最”

        道道網 2020/1/9 字體大小:

        道道網訊 近年來,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進步,催生了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與此同時,新型傳銷不再限于“控制人身自由”等傳統傳銷的簡單操作手法,開始快速實現“互聯網+”,不斷翻新花樣、變異升級。尤其是2013年以來,網絡傳銷發展極為迅速,成為傳銷的主要形式。

        和傳統傳銷相比,新型網絡傳銷充分利用社交網絡和移動支付的快速普及現狀,大多無實體項目支撐、無明確投資標的、無實體機構,以高收益、低門檻、快回報為誘餌,假借區塊鏈、共享經濟、人工智能、消費返利、教練技術等概念,不斷發展新的投資者實現虛高利潤,具有隱蔽性和靈活性等特點。

        1547543757258010307.jpg

        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90%以上的傳銷為新型網絡傳銷。由于新型網絡傳銷的虛擬性、迷惑性、利誘性等特點,參與人數和金額難以統計。保守估計,參與人員千萬人以上,參與金額達數千億元,無論人數和金額都遠超傳統傳銷,不僅給廣大參與者造成極大的經濟損失,也嚴重破壞了市場秩序。

        面對發展勢頭如洪水猛獸的新型網絡傳銷,全國各級市場監管部門、公安機關密切協作,組織開展打擊新型網絡傳銷違法犯罪活動的專項行動,在2019年先后摧毀了云集品、PlusToken、趣步等一批傳銷組織和網絡,嚴懲了“龍愛量子”林躍慶、“五行幣”張健等一批傳銷骨干和頭目,傳銷態勢得到一定程度遏制。

        在2020年悄然而至之際,道道輿情監控室對2019年國內外具有典型特征且已破獲的,以及被國家有關部門點名預警或定性為傳銷的重大傳銷案件進行梳理和盤點,供大家認清新型網絡傳銷的新套路,提高自我保護意識,遠離傳銷。

        1、最備受矚目的傳銷案件——權健事件

        2019年,在全國各地發生的多起傳銷案件中,最受矚目的傳銷案件無疑非權健事件莫屬。權健事件在發生將近一年多的時間后,最近終于有了新的進展。

        權健事件事起2018年12月25日一篇名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的文章,直指權健存在涉嫌虛假宣傳、銷售模式涉嫌傳銷等問題,起底權健保健品亂象,之后權健通過多個平臺發布聲明稱網絡報道內容失實,事件隨即引爆網絡輿論。

        01.png

        權健事起2018年12月25日丁香醫生一篇名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的文章

        隨著事件不斷發酵,天津市武清區市場監管局于2018年12月26日下午介入調查;天津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對公眾關注的諸多問題展開調查核實,并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立案偵查;1月7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實際控制人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對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審;1月14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對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束昱輝等16名犯罪嫌疑人。

        02.jpg

        網傳束昱輝(左一)近照

        2019年11月,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被告人束昱輝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罪案,向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依法立案受理。

        2019年12月16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單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等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一案。被告單位的訴訟代表人、束昱輝等12名被告人及辯護人到庭參加訴訟。各被告人進行了最后陳述,均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2020年1月8日,備受矚目的權健案塵埃落定。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認定權健公司及束昱輝等12人均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依法判處權健公司罰金人民幣1億元,判處束昱輝有期徒刑9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萬元。束昱輝當庭表示認罪服法。

        f480-imvsvza2152960.jpg

        束昱輝一審獲刑9年并處罰金。視頻截圖

        與此同時,權健事件也成為了國家對保健和直銷行業整頓風暴的導火索。2019年1月8日開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工信部、公安部、衛健委等13部門在全國范圍內聯合開展為期100天的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眾多違法企業和經營者在“百日行動”中受到處罰,罰沒款總計6.64億元。其間,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先后5次曝光了100個典型案例。

        2、最罪有應得的傳銷頭目——“龍愛量子”林躍慶與“五行幣”宋密秋

        最近兩年,五行幣、龍愛量子等一批特大網絡傳銷案先后被公安機關查處,湖南省郴州市桂陽縣人民法院和廣西賀州市八步區人民法院也在2019年先后對這兩起特大網絡傳銷案進行了開庭審理和宣判。

        2019年6月28日,賀州市八步區人民法院對“龍愛量子”重大傳銷案件進行一審宣判,林躍慶等20名被告人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至一年十一個月不等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人民幣總共9245萬元,依法沒收財產約19億元,追繳后上繳國庫。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6年8月,被告人林躍慶以銷售量子高科技產品為名,以購買產品、發展下線、繳納會費的方式,以高額動態、靜態收益為誘餌,在互聯網上吸引參加者并按一定的順序組成層級開展傳銷活動,被告人行為均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2019年11月,二審法院賀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龍愛量子”一案一審法院八步區人民法院原判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且林躍慶等人均未能提供證據證實大部分收入是通過銷售產品所取得的。賀州中院依法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裁定。

        c54b0ebb8dd6414d85b3b3e83ecf2e6c.jpeg

        2019年6月28日,賀州市八步區人民法院對“龍愛量子”重大傳銷案件進行一審宣判

        在賀州八步區人民法院對“龍愛量子”傳銷案進行一審宣判之前,湖南省郴州市桂陽縣人民法院也2019年5月16日上午對“云數貿”“五行幣”特大網絡傳銷團伙首犯宋密秋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一案進行了開庭審理。

        公訴機關認為,宋密秋組織、領導他人參加“云數貿”等傳銷活動,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購買商品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承諾有高額回報,以直接或間接發展會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且發展人數遠在120人以上,已經達到情節嚴重的標準。

        2019年7月9日,桂陽縣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宋密秋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偷越國(邊)境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一千萬零五千元。同時,對所有涉案房產、金元寶等傳銷產品予以沒收,對用于接收、流轉傳銷資金的宋密秋等人共410個涉案銀行賬戶內資金共計125745360.32元及利息予以追繳。

        05.jpg

        2019年5月16日,桂陽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云數貿”“五行幣”特大網絡傳銷團伙首犯宋密秋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一案

        3、最艱辛的傳銷維權者——赴馬來西亞維權MBI受害者

        從2019年10月中旬開始,詐騙超千億元人民幣、無數中國投資者跨國討債的MBI傳銷騙局維權進展,引起了中國和馬來西亞兩地政府部門和媒體的廣泛關注。

        10月17日,為了討回所投資的資金,來自中國不同省份的逾百名中國MBI受害者自費前往馬來西亞,隨后聚集在中國駐馬來西亞領事部外示威,要求有關當局介入調查,協助討回千億人民幣資金。10月18日,維權行動移師到MBI位于馬來西亞安邦再也的辦公樓繼續抗議,要求MBI負責人出來面對,更揚言將有更多中國人分批抵馬示威。

        06.png

        2019年10月中旬,逾百名中國MBI受害者自費前往馬來西亞聚集示威,要求有關當局協助討回千億人民幣資金

        另一方面,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也在職責范圍內全力維護在馬來西亞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部分MBI受害者在10月20日與中國駐大馬大使館官員見面,中國駐馬大使館邀請馬來西亞當地華人律師舉行法律咨詢會,向多名涉案人提供法律咨詢,介紹與此案相關的法律知識,現場回答大家關心的問題。

        08.jpg

        MBI受害者與中國駐馬領事館官員(左二)討論有關情況

        盡管中國駐馬大使館促請涉案人合法理性維權,但仍有3名疑似MBI傳銷騙局的中國籍男性投資者,透過隔壁空置的單位翻墻潛入MBI創辦人張譽發兒子位于檳城甘密山的豪宅,以中文說出“我們只要拿回我們的錢”,要挾后者找父親“還錢”,并在與事主司機搏斗后逃走,留下兩枚假炸彈。

        半個月時間內兩次大范圍的維權,再一次把MBI推上高潮。就MBI投資公司詐騙事件,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一場反金融詐騙恐怖主義融資峰會上稱將會做研究。只是,此后赴馬維權者的的維權之路卻并不平坦。有維權者爆料稱,一名在11月份同前往馬來西亞維權的受害者趙女士,已于近日去世,其在MBI這場傳銷騙局中被騙金額達100多萬。

        5fdf8db1cb1349547564d1a479fe7b5dd0094a29.jpeg

        有MBI維權者爆料稱,11月份在馬來西亞維權的受害者趙女士于近日去世,其在這場傳銷騙局中被騙了100多萬

        4、最大的幣圈傳銷資金盤——PlusToken

        6月29日,PlusToken錢包崩盤的消息頻頻刷屏。隨后,有自媒體報道稱,PlusToken資金盤涉案人員已被瓦努阿圖警方遣返回國,并已移交中國鹽城警方。7月10日,針對“PlusToken主犯已被鹽城警方抓獲”的傳聞,鹽城警方回應稱,目前瓦努阿圖警方已將6名嫌犯移交鹽城警方,但歸案的只是PlusToken資金盤的重要操盤手,并非主犯。

        公開資料顯示,誕生于2018年4月的PlusToken宣稱是智能搬磚錢包,依靠在不同交易所搬磚套利。其在短短一年時間內,席卷全球100多個國家,用戶數量超過300萬人,價格也從0.4美元飛漲到139美元,暴漲近350倍。因此,PlusToken也被稱為幣圈當之無愧的“頭號資金盤”。

        11.jpg

        2019年6月,PlusToken資金盤涉案人員已被瓦努阿圖警方遣返回國,并已移交中國鹽城警方

        據道道輿情監控室了解,PlusToken主要通過社群方式發展壯大起來的。社群成員以PlusToken建立社交紐帶,通過共同參與PlusToken建設發展新的參與者。而短短幾個月發展到上百萬會員參與其中,與其“拉人頭”、借助主流虛擬貨幣的操作手法密不可分。

        PlusToken在白皮書中介紹中宣稱,投資者存入100萬元,復利一年就能能賺到 700萬元。開啟“智能搬磚”,除保本以及Plus幣升值產生的收益外還能獲得8%到30%的月收益,發展下線還能獲得高額的提成。另外,PlusToken借助主流虛擬貨幣的影響力吸引大量參與者將手中的比特幣、以太幣、萊特幣、瑞波幣等數字貨幣轉入PlusToken錢包中。

        10.jpeg

        部分Plustoken操盤團隊核心成員信息

        對于PlusToken 的涉案金額,目前眾說不一。有媒體報道稱至少200億元,幣圈相關媒體的報道則預計涉案金額在300至400億元不等。另一方面,有挖掘幣圈黑幕的媒體通過調查,發現了多個 PlusToken 項目方在跑路后未關掉的部分冷錢包地址。

        據悉,某個未關掉的比特幣地址收到過5萬多個比特幣,市值超過40億元;而另一個比特幣地址更是有超過10萬個比特幣,市值80億元;以太坊的地址有超過77萬個幣,市值15億元;柚子EOS地址有超過2600萬個幣,市值超10億元。從上述未關掉的地址計算,涉案金額已超過145億元,而這些僅僅是冰山一角。

        5、最會拖延時間的傳銷組織——云集品

        3月18日,深圳警方對“云集品”特大網絡傳銷犯罪團伙開展收網行動,抓獲多名主要嫌疑人。根據深圳經偵局公布的通報顯示,該團伙以“共享經濟”“新銷售”為幌子,成立深圳前海云集品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要求會員繳納一定費用取得加入資格,通過設立多等級的會員制度組成層級,以發展人員數量作為計酬返利依據,引誘他人繼續參與,騙取財物,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秩序,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

        在被深圳警方摧毀前,云集品對外宣稱的消費分紅模式就曾遭到多方質疑,并被寧夏鹽池縣公安局、廣西柳州市工商局等相關監管部門點名,直指涉嫌傳銷。針對傳銷質疑,云集品曾公開回應稱,公司業務不涉及“交入門費”的情形,并表示“我們是正大光明的跨境電商平臺而已。”

        14.jpg

        云集品董事長潘躍建在2018年春節前夕曾懇求云集品的會員能夠伸出援手,幫助公司解決眼前的困難

        而自2017年10月份起,涉嫌傳銷的云集品爆發資金危機,開始出現無法提現、拖欠供貨商貨款等情況,數額少則數十萬,多則達到上千萬元。面對拖欠供應商和會員的貨款與返利,云集品方面一直忽悠投資者,想盡各種辦法拖延時間。

        為了拖延時間,云集品先是以公司ERP系統升級套餐專區模塊需要進行優化升級為由,要求供應商將此前簽訂的加盟“區域運營中心”協議轉介到一家名為“大千生活”的線下運營中心平臺。在貨款“回報”上,云集品更是沒有兌現承諾,先是改成五折結算,后又被告知只能以四折、三折的價格結算,更是有不少供應商未能按照協議領回一分錢的貨款。

        2018年春節前夕,多名供應商聚集和會員到云集品要求結算貨款和返利。隨后,云集品董事長潘躍建公開了一封“萬言書”,稱其被“數十年”的兄弟背后插刀,導致遇到極大的危機,有5700萬元的公司資產被銀行凍結。為了度過危機,潘躍建甚至懇求云集品的會員能夠伸出援手,幫助公司徹底解決眼前的困難。

        在試圖通過募捐方法籌集資金的同時,云集品稱,公司將在8到10個月內借殼上市,并鼓勵所有會員購買原始股,還希望會員拉親朋友好注冊賬號,并聲稱一旦成功上市,原始股的價值將可能增值百倍為由大肆圈錢,繼續欺騙“云集品”所有的會員和供貨商們拿出自己的血汗錢。

        2018年9月,云集品公司再次被供應商和會員圍堵,有供應商更情緒失控強行砸開云集品公司大門進入公司。第二天,潘躍建惡人先告狀稱,有七八十個供應商在少數別有用心之人的挑撥蠱惑煽動來到公司總部,損害公司財產、恐嚇工作人員,并造成部分工作人員受傷,并表示該事件已經上升到非常嚴重的惡性事件。

        15.png

        16.png

        2018年9月,云集品公司再次被供應商和會員圍堵

        值得注意的是,從2017年7月25日到案發,云集品公司前后涉及90起民事案件,案件中有69起是申請對深圳“云集品”公司進行財產訴訟保全和正在被執行的財產保全,另外21起都是民事訴訟案。這些案件中,云集品無一例外都是被告。

        6、最掩人耳目的傳銷手法——趣步等賺錢類App

        2019年10月,趣步App及其開發商“湖南趣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傳銷、非法集資、金融詐騙等違法行為,被長沙市工商部門正式立案調查。

        號稱立足健康領域、以區塊鏈技術為支撐的趣步APP自上市以來,聚攏用戶速度驚人,統計數據顯示,截至9月6日趣步App的登記用戶已達7300萬。其通過用戶每天的運動步數來計算產出“糖果”,在平臺進行任務兌換、商品兌換、打賞、交易等應用。

        趣步推廣人員曾稱,在不投資、不推廣的情況下,每天走4000步,一個月只能掙200元,但步數達到平臺要求上限便不能參與計算,需要提高活躍度就需要靠“拉人頭”來建立并擴張自己的團隊,從而獲得更多的糖果,層層分賬增加收益。

        19.jpg

        趣步APP通過用戶每天的運動步數來計算產出“糖果”,在平臺進行任務兌換、商品兌換、打賞、交易等應用

        除了趣步外,當前市場上廣泛存在不少類似的App,其以“躺賺”“走賺”“玩賺”等噱頭吸引用戶下載使用,有些App的下載量甚至超過千萬次,不少APP都以提高活躍度為名,要求參與者拉攏更多的人參與,以獲取相應的利益,其模式與傳銷模式高度一致。

        有分析認為,以賺錢為噱頭的傳銷APP能盛行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參與者投入的成本很小,很多時候只需要幾元錢就可以參與;二是參與者只需要利用碎片化的時間參與游戲即可,雖然預期中賺的錢不多,但這對很多人而言還是十分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這些App給自己套上新聞閱讀、影音播放、教育培訓、輸入法、健康運動等時髦概念,以此掩人耳目,不僅使得大家難以辨別,更令用戶對這種網絡傳銷手段降低了警惕,使得趣步等APP可以輕易通過各種“撒錢”手段,讓參與者產生“有便宜可占”的心理,從而誘騙用戶入局。有業內人士估計,在未來也會有很多不法分子通過類似的套路收圈錢。

        7、最防不勝防的傳銷手段——精神傳銷

        前不久,深圳警方破獲首例以“教練技術”為名通過非法有害培訓實施精神控制的新型傳銷案。涉案企業深圳眾鼎商學院在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過借殼新三板上市擴大自身影響,打著從國外引入的“教練技術”體驗式培訓的旗號,假借提高企業管理人員的領導力與管理技術,吸引學員參加培訓。

        事實上,近年來以“教練技術”為名的新型傳銷,正通過非法有害培訓的方式滲透普通人的生活。以被深圳警方破獲的眾鼎商學院為例,這個打著商學院名號的企業,抓住在一線城市的高壓下,許多高管需要不斷充實自己、以爭上游的需求,將中小企業主與企業高管作為最主要的狩獵目標。

        為了誘導這類成功人士加入,眾鼎商學院把“教練技術”二次包裝,對外宣傳為“企業家360”課程培訓,對不明真相的學員通過“否定自我”“謾罵侮辱”“詆毀攻擊”“角色反串”等各種手段進行精神控制,并把學員成功拉人頭繳納高額學費的數目,當作評判學員的唯一標準。

        20.jpg

        近年來以“教練技術”為名的新型傳銷,正通過非法有害培訓的方式滲透普通人的生活

        教練技術培訓的宣傳理念在迎合大眾需求的同時,還將企業的經營場所設置在大型寫字樓,并設立看似完善的規章制度,借此營造出正規公司的假象,導致多數人無法辨別真偽。這種培訓最大的危害是,讓學員喪失對自己和社會的客觀、公正、多元化認識,通過“洗腦”的方式“摧毀”學員原有的心理結構,卻未設計“協助重建心理結構”程序。

        因此,有人將“教練技術”稱為“精神傳銷”。據道道輿情監控室了解,有參與者在培訓過程中出現精神異常、自殺身亡等情況,也有參與者變得格外自私和苛刻,對家人的付出視而不見,反而作為其負面情緒的發泄對象,對陌生人卻異常熱情。尤其是夫妻和情侶關系,培訓后離婚率和分手率明顯提高。

        盡管自2018年9月來,貴州、甘肅、上海、泰州市、寶雞市、永州市等省市先后召開依法取締和打擊“精神傳銷”有害培訓專項工作會議和開展摸底排查工作,查處關停了一批“教練技術”培訓機構,有效規范了培訓市場秩序。但作為一種新型的傳銷模式,“教練技術”依然是監管的真空地帶,日常監管仍有缺失。

        【責編:Farmer】


        免責聲明:如有侵犯版權,請及時聯系處理。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網友評論0 條評論

        • 今日熱點
        • 本周熱點
        乐众彩票最新版